离婚后,再发现共有财产的处置问题


       
        案情简介
             李某与黄某系合法夫妻,其认为其与黄某感情不和,并且分居了两年,欲离婚,但黄某又不同意协议离婚,遂李某提起诉讼,一审宣判不予离婚后,黄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因被上诉人起诉离婚一事,身心遭受重大的刺激,突发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不稳定型心绞痛,上诉人于2015年2月10日上午电话通知一审法院审判员,要求改期开庭,而一审法院在上诉人因病住院期间,缺席审理并判决,此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原告周某诉称原、被告原系夫妻关系,于2010年3月6日登记结婚,于2015年7月22日经法院调解离婚。
       离婚后,原告发现被告于2015年6月13日出资购买的牌号为沪HPXXXX宝马牌小型轿车一辆(以下简称系争车辆)尚未在离婚诉讼中予以处理。原告认为,系争车辆在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系原、被告的共同财产,原告对系争车辆享有权利,故原告诉讼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系争车辆,判令被告给付原告车辆折价款。被告张某辩称,系争车辆的购买合同系被告父亲出面签订的,系争车辆的首付款20万元系被告父亲出资的,余款由被告申请贷款支付,在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被告还贷3个月,合计金额为30,596元,离婚后的贷款继续由被告清偿,至今还了132,717元,尚余204,180元未能清偿,该车的牌照系被告婚前取得的。被告认为,系争车辆取得时,原、被告正在离婚诉讼阶段,被告父亲出资20万元购车,系被告父亲对被告的个人赠与,与原告无关,现针对婚姻存续期间被告还贷金额30,596元,考虑系争车辆的折旧因素,还贷金额30,596元的实际价值为23,584元,这部分实际价值考虑系争车辆的取得时间、资金来源,被告同意给付原告30%的折价款即7,075.20元。
       原、被告一致确认:2010年3月6日,原、被告登记结婚;2014年7月,原、被告关系恶化;2015年2月,被告提起离婚诉讼;2015年6月13日,系争车辆所有人登记在被告名下;2015年7月22日,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调解离婚,离婚中未涉及系争车辆的处理;系争车辆牌照系被告婚前取得;系争车辆目前市场价值38万元;2015年4月,被告申请贷款33万元用于支付系争车辆车款,贷款手续费37,554元,合计367,554元;2015年4月29日,上海宝景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景公司)开具系争车辆的购车发票,记载的价款为486,386元;被告自2015年5月至7月还贷金额30,535元;离婚后,被告清偿车辆贷款,现尚未清偿完毕。
       原告主张系争车辆系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系争车辆为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由于购车手续由被告经办,故原告不清楚系争车辆首付款的资金来源。被告就购车过程及首付款资金来源,提供汽车销售合同、情况说明、银行业务回单、付款收据、借记卡历史账户清单、活期历史明细清单,证明被告父亲张某某于2015年4月10日与上海千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达公司)签订汽车销售合同,购买系争车辆,合同价款为493,000元,由被告父亲张某某首付20万元购车款。针对被告的证据,原告认为,系争车辆发票系宝景公司开具的,千达公司的合同不能证明购买了系争车辆,被告提供的银行凭证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被告父亲张某某首付20万元购车款。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被告陈述,基于优惠的考虑,购车合同与千达公司签订,提货在宝景公司,故购车发票抬头为宝景公司。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一)一方的婚前财产;(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法院观点
       系争车辆的车款由首付款与银行贷款组成,根据被告车贷的还款银行明细,明细上记载了车贷的相关方为千达公司,故千达公司的销售合同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认定该合同就是购买系争车辆的合同,本院采纳被告的证据。
       综上,本院确认事实如下:2010年3月6日,原、被告登记结婚;2014年7月,原、被告关系恶化;2015年2月,被告提起离婚诉讼;2015年4月10日,被告父亲张某某与千达公司签订汽车销售合同,购买系争车辆,合同价款为493,000元,由被告父亲张某某首付20万元购车款。2015年4月,被告申请贷款33万元用于支付系争车辆车款,贷款手续费37,554元,合计367,554元;2015年4月29日,宝景公司开具系争车辆的购车发票,记载的购买方为被告,记载的价款为486,386元;2015年6月13日,系争车辆所有人登记在被告名下;2015年7月22日,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调解离婚,离婚中未涉及系争车辆的处理;被告自2015年5月至7月还贷金额30,535元;离婚后,被告清偿车辆贷款,现尚未清偿完毕;系争车辆牌照系被告婚前取得;系争车辆目前市场价值38万元。
       因原、被告意见不一,致调解未果。本院认为,系争车辆在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取得,在双方离婚诉讼中没有处理,原告提起诉讼要求处理系争车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被告父亲虽与千达公司签订汽车销售合同,并首付20万元购车款,但根据合同之后的履行情况,合同的购买方主体发生变更,购买方主体为被告,被告父亲出资20万元的合同权利无偿转让给了被告,转让当时,原、被告正在离婚诉讼阶段,从日常生活经验判断,显然被告父亲的无偿转让不是为了让原告受益,该利益应视为被告父亲对被告的个人赠与。
       在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被告出资还贷金额,应视为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的支出,原告应对此享有权利。根据系争车辆首付款的来源及性质、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的还贷金额、离婚后的贷款余额、系争车辆的折旧率等因素,本院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酌情确定被告给付原告折价款12,000元,系争车辆归被告所有,系争车辆上尚余的贷款由被告清偿。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八条第(三)项、第三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张某名下牌号为沪HPXXXX宝马牌小型轿车一辆归被告张某所有,该车辆上的贷款由被告张某清偿;二、被告张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周某折价款人民币12,000元;三、驳回原告周某其余诉讼请求。
       来源:离婚法律咨询
       ” 
       
该文章取自互联网,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