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合同的规则位阶


        关于预约合同及其法律规定在我国的《合同法》中并未明确规定。在法律实务操作层面,预约合同的直接认定往往借助于2012年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当事人签订认购书、订购书、预订书、意向书、备忘录等预约合同,约定在将来一定期限内订立买卖合同,一方不履行订立买卖合同的义务,对方请求其承担预约合同违约责任或者要求解除预约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文在实务操作上仍存在众多问题。
        一、预约合同的规则位阶
          预约在合同法中的规则位阶并不明朗。这对实务操作中预约合同的适用认定带来极大的困惑,预约的规则被规定于《买卖合同纠纷司法解释》,这项规则是否仅仅适用于合同法分则所规定的买卖合同之中?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从法理上解决预约的规则位阶。预约到底是合同法总则的制度性规定,还是合同分则一类新增合同类型?因为合同法并没有在总则或者分则中明确的规定预约规则,这就导致预约规则在其他合同中适用的无所适从。
        从立法的趋势来看,王利明教授在《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合同法编的几点意见》一文中明确要规定预约制度。预约合同应当是预约规则在具体的有名或者无名合同中的具体适用,因此预约合同应当是预约规则和具体合同的结合。当事人签订的认购书、订购书、意向书、备忘录等预约合同应当是不局限于买卖合同该类有名合同纠纷之中。预约合同应当被认定为预约规则或者制度的具体化。

        

       
         

该文章取自互联网,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