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允许事先做离婚“约定”吗?

2003年第8期《中国妇女/法律帮助》上登了一则故事,题目叫做《按约定“休夫”》,讲的是雷琳琳与蒋玉风夫妻二人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婚姻,签订了一纸《夫妻关系约定书》的事。约定的具体条款无须赘述,我感兴趣的是居然有公证处为他们的约定作了公证;当为夫者违反了约定条款、为妻者依据约定提出离婚时,又居然有法院“尊重”他们的约定,判决二人离婚。说是“感兴趣”,其实是想不通:离婚也搞事先“约定”,这是哪一家法律允许的?而公证机关和法院对这种荒唐事所给予的支持,会不会起一种误导作用呢?

唐歧

唐歧朋友:

关于雷、蒋二人签订《夫妻关系约定书》之事,的确颇具新意。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所以法律也就无从规定一既没规定允许,也没规定不允许。其实,“约定”作为一种民事行为,只要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不损害国家、社会和他人的权益,表示的又是相关人员的真实意思,一般情况下都是被允许的。雷、蒋二人的《夫妻关系约定书》正是这样一种不损人却能利已—利于家庭和睦和夫妻恩爱的文件,你说它的出现和存在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再说约定书的公证问题。公证处经过审查,“认为协议的内容合法,且是双方自愿协商的真实意思表示”,然后才出具了公证书。公证的意义就在于确认这份约定书的真实性,并无其他意思。公证程序合理合法,应该说也是无可厚非的。

至于法院准予雷、蒋二人离婚,肯定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做出的判决。只是因为判决结果与协议内容非常一致的偶然性,使人很容易误认为法官的立场向“协议”倾斜了。

归根结底,在雷、蒋二人的《夫妻关系约定书》问题上,公证机关和执法部门都没“误”,即使真有“导”的作用也不是“误导”,所以大可不必担心了。

徐洁

 

摘抄自《离婚指南,法律解析220例》

该文章取自互联网,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